“知识付费”洗牌在即 创业公司怎样才能不被潮水淹没?

2021/01/18 07:24 · 网站建设 · 57 次浏览阅读 · 0评论
斗聚学社简介

投资人和创业者蜂拥至内容付费行业。火烧正旺的“知识”“内容”付费趋势和迅速崛起的公司其实很好的印证了这一点。

付费内容从2016年7月呈现了一发不成收拾的井喷之势,马东带《奇葩说》辩手上喜马拉雅FM卖课程 10天如何卖了1000万,问答类的产品“分答”在伴侣圈火爆起来,罗振宇的得到 APP,下载过百万,推出的李翔、和菜头等内容和项目均受到热捧。

据说李翔一次性收到了 1500 万的预订费用。但接近年底后似乎逐渐冷却,如一团滚烫火苗逐渐熄灭在冰河之中。

投资人从papi酱方撤资,各付费内容平台开始加大力度打磨音频产品,少有市场声量。而2016年底分答A+轮融资,知乎于2017年初完成1亿美元D轮融资,又一度让人看到了付费内容的希望。

绿洲之所以受到追捧,是因为荒漠的存在。文化荒漠表现在网络用语泛滥成灾,明明是纷歧样的人,经历的事情千差万别,最后都能划归同一个词来概括,这就是文化荒漠的表现。

从收视率30%的春晚,到收听率3-5人部门会议,网络用语侵蚀着渐渐远离文化熏陶的现代人。人们接触外在的方式越来越多样,手机,电脑,快速变更的户外广告牌都在向你昭告着即将到来的未来和眼下最值得追捧的生活方式。

而这些内容的出产方,也许真的并不都是受过文化熏陶的人,他们也和广告受众一样,看着一样的电影、浏览着相同的热点、价值不雅观也趋向统一而乏味。

付费内容为知识内容付费铺平了道路,一些用户愿意用少量金钱成本换取其需甄选优质内容所花费的大量时间成本。

出品方的品位和知识储备决定了影响哪一类的受众。而出品方持续产生内容的能力和投资人的想象力决定了这些出品方的寿命。

从得到、分答、到知乎和喜马拉雅,各家在泛娱乐内容付费和知识付费上都各有涉足。但是在较为混沌的付费内容市场,分清内容与知识的楚河汉界是后期发力的关键。

知识付费更像大学,平台方作为教师的办理者,要对平台上的教师(知识大咖)有责任和要求,提供的知识要在必然范围内经过考验,有实际操作的意义。能够帮手到用户。

内容付费更像是诚品书店,有各种各样的作者提供各种各样的内容,更多的内容是偏向娱乐性和常识性。

由于人类自身的惰性所致,对娱乐的喜好远远大于对自我成长的升级巴望。“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不止是古代人三分钟热度的表现,更是对于现在知识付费主流消费群体的写照,数据是对市场发展的铁证:

稍微统计了一下十点课堂、知乎live、得到、喜马拉雅四个产品的付费内容购买量,其中十点课堂统计的是全部19门课程,得到统计的是全部付费专栏,喜马拉雅和知乎live统计的是做过小讲讲主的人,数据如下:

十点课堂:看得出来时在做实用的精品课程,课程数量少,只有19个,定价在50~199之间,多为99元。平均销量23208份,中位数为22000份,大多集中在10000到30000之间,仅4个课程没有过万。销量最高的为刘轩讲心理学,售出87000份。

得到:主要是各个领域,尤其是商业的专业人士的课程,共有24个专栏,定价均未199元,平均销量为48803份,中位数为48118份,仅3个课程没有过万。销量最高的为李笑来,售出15万份。

知乎live:11位小讲讲主开过知乎live,平均参与人数为2366人。除战隼单场过万,最高一场3万以外,其它均未过万。除去战隼的数据,每场live平均参与人数为1575人。除战隼和赵伊辰外,同一讲主小讲销售量均高于知乎live。且同一人多次开知乎live,数据会极速下滑,战隼的知乎 live参与人数已从第一次的30000,跌至比来一次的2000。

喜马拉雅:20位小讲讲主在喜马拉雅上有音频节目,其中11人位免费内容,9报答付费内容,只能通过第一期内容播放次数估计付费人数,平均销量为52000人。最高为水哥和其他最强大脑的组合,销量19万。除去水哥的节目后,,平均购买人数为35000人,中位数为14000人。价格为69到218不等,大多在100元以下,订阅人数集中在1万到2.5万之间。但系列内容后期收听量下滑严重,几期内容后收播放量会降到5000到10000摆布。

由此可见,数据均呈现了下降趋势。那么以上公司在“内容”付费和“知识”付费的激烈竞争中,如何不被潮水吞没呢?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rzhenjia.com/4279.html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mrzhenjia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文件下载

老薛主机终身7折优惠码boke112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